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谛听大自然的声音

博客日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故地重游 【原创】  

2008-05-30 21:01:07|  分类: 我的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闲来无事,想上以前住的地儿去看看。那里离市区乘车约四十分钟路程。有一段正在修路,不大好走,尘土飞扬的。和以前的邻居、现在也搬到市内的老李约好,我们先后到达。来到后,老李一头扎到老朋友那去打起扑克来了。我则不慌不忙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变化。慢慢踱步朝院里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里曾经是个部队大院,我们在这住了十五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那是一九八八年,我们随工作调动一家三口从南方迁到丹东,在当时爱人工作的这个部队大院住了下来。之后,我们的儿子开始上小学一年级。我也联系好了工作,在大院外面的镇供销社上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一排排家属宿舍之间,有归属各家的一块地用来种菜。由于我从小在城里长大,没见过怎么种植蔬菜,甚至辨别不出菜苗的种类。农村出身的爱人可是行家里手。春天到来的时候,家家都不闲着。什么茄子土豆西红柿,豆角辣椒黄瓜,韭菜白菜油菜,那是应有尽有。部队的兵来自四面八方各个地方 ,所以北方鲜见的各种南方菜在此也有一席之地。象丝瓜苦瓜空心菜莴苣等等不一而足。在爱人的指教下,我也积极参与种菜浇水。到蔬菜成熟季节时,你就看吧,五颜六色的果实琳琅满目。自己品尝自己的劳动成果,那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我头一次吃着自己亲手种的菜,高兴的写信给远方的爸妈,向他们汇报所得所获。自豪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这个部队大院,儿子从小学一直念到高中毕业考上大学。每一个阶段我都记忆深刻。我特别记得儿子上一年级时,在冬天里踩着厚厚的积雪蹒跚前进的渺小的身影,我们俩都要上班没时间接送他。不像现在的孩子上学放学都得大人护送迎接;我记得儿子在镇中学读书时,要经过一段漫长的铁路线。在夏季多雷雨的天气时,儿子告诉我,看见一团团的火球啪啪地打在钢轨上,我听的是心惊肉跳。我问儿子怕不怕,儿子一副从容的样子说不害怕,让我好感动;我记得儿子升入高中时,要到市内上学,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,到晚上万家灯火时才迟迟归来。念书真是好辛苦呦。后来,儿子顺利地考上了大学,大家纷纷来祝贺。为答谢大家我们就分别请了邻居、战友、老乡去撮了一顿。把喜悦之情拿与大家共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这个部队大院住着的十五年,爱人由一名上校军官到转业地方,做了一名政府机关的干部,在这里度过了人生最丰富的经历。我呢,也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, 由商业转入工厂,再到企业转制,(俗称下岗)赋闲在家,也可谓起起伏伏。爱人说我缺乏进入改革的大海里弄潮的勇气。我自忖不是那块料。我的思想确实保守,所以至今只能眼瞅着别人在商场上经过打拼过上富足的日子。而今我已将退休,除了在自己的爱好上下点功夫,别的就不去想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部队大院原来有部队驻扎的时候,院内环境整齐划一,干干净净。大门有士兵站岗,外人不得随便出入。如今部队已迁至别处,换了一所职业技术学院进驻。再看出来进去的,都是些风华正茂天真烂漫的学生。大院里变得热热闹闹,小商小贩们也抓住商机蜂拥而至,小卖店、小饭店、网吧、话吧鳞次栉比。物是人非,环境不可与往日同日而语了。大院完全与外面的街道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心中感慨着,迎面遇见了往日的邻居,上前手拉手亲热地问了好,说些你胖了我瘦了之类的话。我知道她家也在市里买了房子,就问她为何不去市内住?她说住城里没意思,在楼里住着象在笼子里圈着,上街车也多人也多,直发晕。哪有在这住着平房,种着小菜,串串门也方便。溜达溜达老朋友一块打打麻将,轻轻松松,安安静静,空气也好。她说她觉得这样挺好。我心下同意她的看法,但我们一般来说是不会再回来住了。我们目前尚还达不到如此休闲的境地。我们有我们的事要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和老邻居告别回到曾经住过的房子,现在爱人的外甥在这住着。他们上班去了。打开房门后,熟悉的往日情景扑面而来。我们还有些旧家什没搬走,看着它们就仿佛回到了过去。墙上斑驳的印迹使我想起和爱人一起粉刷它们的时候那份辛苦;窗棱由于时间的久远而掉渣了,也是爱人自己动手重新钉上的。我们一点点地建设着我们自己的小家。有多少喜怒哀乐在这个房子里荡漾过。一时我陷入了对往日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门前小菜地再也不似以前那样的欣欣向荣了。爱人的外甥两口子都上班,没有太多的时间摆弄它们。有一年夏天我妈妈来避暑,在门前地头种了一颗香椿树。几年功夫就由一枝小芽芽长成了一颗五六米高的大树。后因我们搬走了无人看管,被人肆意采摘而践踏乱了小菜地,外甥一怒之下把树截去了事。原来门前还有一颗枝繁叶茂的葡萄树。每当夏季来临,浓荫遮蔽,绿意浓浓。到了秋天,藤蔓枝头会结出一串串紫色的葡萄。馋的远近的孩子们有事没事一遍遍的到这边溜达。那时我们就会摘下来分门分户地给大家送去品尝。如今也是由于无人照应,葡萄树早已枯死。断枝都打扫的无影无踪,了无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没有在故居里多待。我又去访问了一些往日的老邻居老朋友,大家唠唠各自的家长里短,看看各自的变化。一阵亲切的寒暄过后,时值后晌,我和他们道别,坐车回到市里,回到在水泥丛中林立的楼房中的那一个家。对于以前的旧居的记忆,会温馨地永远留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